骑士中文 > 都市小说 > 我的姐姐是大明星 > 第七十章 穷养男富养女的套路

第七十章 穷养男富养女的套路

推荐阅读:乡村小医圣开个诊所来修仙星际预言家国师追妻:绝世废材八小姐被迫成为剑修之后法师乔安枭张千金魔门败类九天锅亏

    有种说法,兄弟姐妹,以兄妹的关系最难处理,秦泽不知道这话对不对,反正他和秦宝宝相处了二十几年,总体还是蛮和谐的。

    做弟弟的要保护姐姐,有冲突也要让着姐姐,忍无可忍就不需再忍,该打屁股还是要打屁股。

    这是秦泽总结的经验。

    他不是单方面付出,秦宝宝对弟弟还是很关爱的,虽然总说:弟弟的东西就是姐姐的,姐姐的东西就是弟弟的。但,秦泽上大学以后,年四季的衣衫、电脑、手机,全是秦宝宝掏的腰包。

    所以秦泽无法理解李东来和他妹妹的相处方式。他懒得去追问,家家有本难念的经。

    秦泽坐在电脑前,顺手查看了李东来的战斗记录,3—11—9的悲惨战绩,又拿起桌角的高作业本,漫不经心翻看,片刻,冷笑声:“十五道题目,做错十道,我大概知道你的成绩了。”

    又指了指电脑:“3杀11死的战绩,也让我知道你的智商了。”

    “智商你妈了隔壁。”李东来被触及心软肋,像只炸毛的猫儿,十足的少爷脾气。

    秦泽甩手就把作业本砸他脑门上,力道不清,啪声脆响。这家伙捂着脑门龇牙咧嘴。他肚子还隐隐作痛,之前那脚留给他太深的心理阴影,在学校里打架出了名疯、狠的虎犊子,此时提不出和秦泽单挑的勇气。

    “你就是欠收拾。”秦泽嗤笑声:“表个态吧,能不能好好读书。”

    “我要是说不能,你是不是还揍我?”李东来试探道。

    “揍。”秦泽言简意赅。

    李东来想了想,好汉不吃眼前亏,服软了,“我真不是读书那块料,想让我好好读书,也可以,可你要得答应我件事。”

    秦泽呵声,“你还想跟我讨价还价?说说看。”

    “大侠,你的身手这么厉害,是不是练过武术?”

    “算是。”

    李东来登时眼放精光,好奇又迫切的追问:“咏春还是太极,形意还是级,南派还是北派,擅长拳法还是腿法。有练出内劲吗,会不会寸劲技巧。”

    秦泽脸懵逼。

    李东来双眼像是对大灯泡,眨巴眨巴望着他。他跟般的富家子弟有些区别,因为碰巧见识过些东西,因此对武术这门神秘的学问极为向往。

    “你看多了吧,”秦泽真觉得这个二少年病的不轻。

    李东来急了,“难道不是吗,你脚把我踹飞,普通人可没这个力量,大侠,打架我算半个行家,谁有真本事,谁是花架子,交手我就清楚。”

    “学过点格斗术,谈不上什么高手,当然,打你十个是没问题的。”

    李东来挣扎着从地上爬起来。大声道:“师尊在上,受弟子拜。”

    秦泽给雷的不轻,翻白眼:“先说好,我可不会降龙十掌,如来神掌。”

    李东来挠挠头,嘿嘿笑道:“现实和我还能拎的清。”

    虽然有小姨支付家教费,但李东来坚持要给拜师礼孝敬秦泽。最后,秦泽收了这小子百块的拜师费,当场微信支付,据李东来说,他个月零花钱就千块,秦泽吃惊不小,以这栋别墅的规模以及裴南曼无意间露出的卡地亚名表,他可以推测出这小子家境绝对不简单,这样个大少爷,每个月万元零花钱,秦泽都信。

    千元是不是太寒碜了。

    “师傅,我说的都是真的。”李东来赌咒发誓。

    “你妹的零花钱,是不是在后面加个零。”秦泽道。

    李东来目瞪口呆:“师傅果然料事如神。”

    秦泽脸悲怆道:“穷养男富养女的套路,我家也是这样。”

    两个同病相怜的家伙相视眼,悲从来,恨不得抱头痛哭。

    第天家教,秦泽不打算立刻上纲上线,掏出兜里的烟,与李东来根接根抽,聊天摸底。电脑播放着昨晚的《我是歌星》综艺节目。

    通过交流,秦泽知道楼下那个脾气也不怎么好的漂亮学生妹叫裴子淇,也知道为何亲兄妹不同姓,李东来说自己随父姓,妹妹随母姓。裴南曼是他们的小姨。至于父辈和小姨的工作,李东来点到即止,秦泽也没追问。

    不过通过李东来谈起父亲时的不屑与愤怒,以及谈及母亲时的黯然与悲伤,秦泽窥斑而知全豹,李东来和父亲的关系肯定是很恶劣的,而那个不住起的母亲,大概是去世了。

    也有可能改嫁了。但是说不通,看房间的情况,明显是常住这里,哪怕父母离异,也应该跟着父亲或跟着母亲,哪有跟着小姨生活的道理。合理解释,母亲去世,与父亲关系不合,因此住在小姨家。

    难怪兄妹俩戾气都这么大。

    电脑里播着秦宝宝高唱离歌的画面,李东来竟然跟着哼起来。

    “上更新太慢了,每次我想听这首歌,都得上看节目。”李东来抱怨。

    秦泽嗯了声:“过几天应该会更新出络资源。”

    他已经授权给音乐风云榜了。估摸着明后天,版权费就到账了。

    这仅限于络版权,其他版权还在他自己手上。

    李东来看着屏幕,惊叹,垂涎:“妈的,这女人贼漂亮,身材太赞了,真想睡她。”

    “啪!”

    清脆响亮的被削了个头皮。

    李东来抱着头,委屈又茫然:“师傅你打我干嘛。”

    “师傅打徒弟,需要理由吗。”

    “......”

    午十二点,裴子淇的吼声传来:“李东来,家教,下来吃饭。”

    她不知道秦泽的名字,或者说压根没记在心上。

    别墅就是别墅,厨房宽敞整洁,各种厨具应俱全。就是太空旷了,少了几分家的感觉。不如秦泽的那套小房子温馨。

    女王少妇亲自下厨做的菜,秦泽却丝毫不觉得荣幸。因为不好吃。菜肴做法规矩,味道差强人意,只能说可以入口。秦泽对此不意外,能做菜就不错了,长的漂亮的女人不定贤惠,家里就有尊祸水级的妖精,活了二十五年,顶多知道做菜先放油,糖和盐都得尝口才能分清。另外,王子衿也是个不会做菜的女人。

    老爷子为什么说“太漂亮的女人不适合做媳妇”,委实是有个活例子摆在家里。

    吃完饭,秦泽花了半个钟头,写份密密麻麻的规划书,李东来当然是学理科的,不然请秦泽这个理科生做啥子。

    “不管是学格斗也好,提高学习成绩也罢,这份规划书的内容,你用心去背,用心去做。我懒得去督促你,没达到我预期的标准,我直接揍人。丑化我先说前头,省的你埋怨不教而诛。”秦泽把规划书拍在李东来面前:“路是自己走的,你或许有不错的家境,但改变不了败絮其的本质,想真正出人头地,靠别人没用,靠自己。”

    李东来如获至宝,像捧武学秘籍那样把计划书捧在手心,上面不但写着他学习成绩的规划,还有提高体能的详细锻炼方法。

    “师傅,我觉得吧,这些都太基础了,有没有击制敌的招数。”

    “没学会走,就想着跑。”秦泽冷笑,然后当着二少年的面,拳打在墙上,“咚”的闷响,墙壁漆粉剥落,裂开几道细微的裂缝。

    李东来张大嘴巴,惊呆了。

    “没有强大的体魄做根基,你学再多的把式,也是弱鸡。”秦泽淡淡道:“长辈们无数次强调,基础要牢固。不是随便说说的。”

    这逼装的......李东来跪了。

    秦泽坐裴南曼的车回家,开车的当然不是女王,而是女王的司机。

    下午两点,裴南曼穿着OL套装下楼,她穿的不是套裙,而是裤子。客厅里,李东来捧着规划书念念有词,专心的背着。裴子淇怒道:“滚上楼去背书,吵死了。”

    李东来翻了个白眼,“死丫头,闭嘴。”

    裴南曼走来,“看什么东西。”

    李东来老老实实的递过去,收敛不可世的气焰:“小姨,我以后定好好学习。”

    裴南曼接过规划书,没看,笑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裴子淇嗤笑道:“他是给人揍怕了。”

    李东来扭头,怒道:“就你话多。”

    裴南曼柔声道:“怎么回事。”

    李东来期期艾艾:“我在房间里骂了师......秦哥几句,就被打了呗,是我自己最贱。”

    “嗯。”裴南曼点点头,这才低头看起规划书。漫不经心的态度让兄妹俩愣。小姨是护犊子的,李东来在学校出了名的刺头,愣是没被开除,不管学校那边,家长那边,小姨都能摆平。摆不平的花还有他们父亲,如果小姨有摆不平的人的话。

    规划书的格式很标准,四个大步骤。

    :个体分析

    二:环境评估

    三:分期计划

    四:评估调整

    总共四页。

    开头的个体分析,就让裴南曼眉睫跳。

    姓名:李东来。

    性别:男。

    学校:复旦附。

    班级:高二3班,理科生。

    “个富家子弟,个不堪大用的废柴。学习成绩差,智商不高,性格乖戾。拥有这个年纪普遍存在的二病。痴迷于打打杀杀。从各方面看,都是瘫扶不上墙的烂泥......”

    裴南曼罕见的露出恼怒之色,挑着眉,继续看下去:“如果不是家境富裕,这辈子估计不会有什么花头。当然,以后也不会有花头。身上唯的优点:能屈能伸。如果这是优点的话。总之是个差劲到不能再差劲的学生,老师放弃的对象。欣慰的是,可塑性强。有股子倔强偏执。加以引导,未必不能成器。”

    这是秦泽对李东来的人物分析,看似无关紧要,实则关系到他采用的对策以及后续的训练计划。

    裴南曼翻过这页,环境评估:“和妹妹居住在小姨家,兄妹关系不睦(东来;子淇,紫气东来?),父子关系不睦。母亲:?姨父:?非常害怕小姨。无不良嗜好(暂时没发现)。家境优渥,父亲未知,小姨父未知,反正不可能只是开安保公司那么简单。”

    环境分析也很重要,穷孩子和富孩子的培养方式是不样的,至少在“设备”方面不用担心花钱。

    她不禁眯了眯眼,再次对秦泽刮目相看,先前他行笔流畅答完试卷,别看她表现淡然,心里其实很震惊。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的几个小时里,能看出这么多东西,姓秦的观察力可见般。兄妹关系不睦,害怕我,这些都不奇怪。口咬定父子关系不睦,这就厉害了。更厉害的是母亲和姨夫的两个问号。他观察出什么来了,裴南曼敏锐的直觉告诉她,绝不是简单的问号,只是不想写明。

    后面的分期计划和评估调整反而不重要了,裴南曼几眼看完。把规划书还给李东来,笑道:“你这个家教老师很厉害,你和子淇的名字,给他看破了。”

    李东来挠头:“要不然我甘心拜他为师?小姨,我会好好努力,完成规划书上的目标。”

    裴南曼嗯道:“过程我不关心,只看结果。”

    摸了摸他的脑袋,出门。

本文网址:https://www.74zw.cc/53/53323/193429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4zw.cc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