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6 来电人

推荐阅读:乡村小医圣开个诊所来修仙星际预言家国师追妻:绝世废材八小姐被迫成为剑修之后法师乔安枭张千金魔门败类九天锅亏

    秦宝宝看到照片的瞬间,心都停跳了,以前八卦新闻经常出现“爆料”,小编一口咬定谁谁谁是秦泽的女朋友,谁谁又是秦宝宝的男朋友,说的头头是道,有理有据,看的秦宝宝都以为自己是不是真的在无意间交往了海量的男友。

    偶尔会有苏钰和王子衿不小心入镜,因为和秦泽在一起便被怀疑成女朋友,秦宝宝从来不在意,因为那些远距离偷拍的照片毫无可信度,连个小手都没拉,小编你好意思说人家在处对象?

    她偶尔会随大流喷一句:小编你妈炸了。

    这次也没拉小手,他们直接接吻了,还有携手进入酒店的图片,这是铁证,血一般的事实。

    秦宝宝无数次想象过弟弟寂寞难耐出去找女朋友的事儿,她一边防着秦泽收干女儿,一边不允许他交女朋友,心里其实有个底线,他真要去大宝剑耍一耍,只要别让自己知道,最多睁只眼闭只眼。

    可交女朋友绝对不行。

    可她知道这不是长久之计,人总要长大,逃不开结婚生子的命运,就这么僵着,能僵多久?

    在米国回来之前,秦宝宝拒绝规划未来,因为她觉得未来是笼罩着一层薄雾,且布满崎岖的路。

    也许再过几年,懂事了或者觉得累了,放下心中执念了,找个还算顺眼的男人就嫁了,人终归是要成熟的。

    可心底深处,她是渴望那条咸鱼能不顾一切,踏破凌霄踩着七彩祥云来找她的。

    米国回来之后,她心安定不少,觉得未来可能崎岖难行,笼罩着的雾霭却散了,我们有希望一起携手,哪怕是蹒跚而行。

    给你一个甜枣,再打你一巴掌,现实似乎很喜欢玩这个套路。

    何止是一巴掌啊,简直当头棒喝。

    王子衿和秦泽互有好感,秦宝宝又不傻,她其实能察觉出来的,但她太自信了,自信自己的魅力,自信自己能镇住入室狼,更自信秦泽能把持自身。

    但她不知道青春期的男人疯起来有多可怕,日狼日虎日豹子,开着飞机日燕子。上日天下日地,趴到地上日蚂蚁。日蟑螂,日马蜂,钻进洞里日长虫。

    门板日个洞,平地日成坑。

    秦宝宝闭上眼,呼吸窒堵,助手和化妆师的聊天声,门外隐隐约约的动静,这些声音渐渐悄不可闻,离她而去,随后世界陷入让人绝望的寂静。

    “秦总,秦总?!”

    秦宝宝被助理推醒,两个助理站在左右,脸上惊慌,“您怎么了?”

    秦宝宝愣愣的看着她们,像一朵没有生气的纸花。

    “您刚才呼吸很困难的样子,一个劲儿的喘气,要不要去医院。”助理紧张道。

    “我没事,”秦宝宝深吸一口气,以一种很低很虚弱的声音道:“给我买机票,我今晚回沪市。”

    回沪市?!

    助理们愣了愣,就连化妆师都傻了。

    演唱会马上要开始了,现在回沪市?

    助理善意提醒道:“秦总,您要身体不舒服,可以把演唱会延迟,要不去医院看看吧,为什么要回沪市?”

    “哐当....”

    秦宝宝把桌上的化妆品一股脑儿扫落在地,像一只暴怒的雌豹,“我做事什么时候要你教,滚出去,立刻!”

    娱乐圈里以平易近人著称的秦宝宝突然炸了,助手们措手不及,大气不敢喘,包括化妆师。

    她们该感谢老板的架子和脾气都不大,换个脾气暴一点的老板,她们这会儿连写辞职报告的机会都不会有。

    三人目光交流片刻,默默退出了化妆间。

    秦宝宝扶着化妆台,呆呆的望着镜中的自己,心说不能哭,不能哭,不能在这里哭....

    但那逆流成河的悲伤携带着沛莫能御的力量,轻易就摧垮她的坚强,攻占她的泪腺,秦宝宝顺着化妆台,缓缓下滑,抱着膝盖坐在地上,泪流满面。

    片刻后,几个演唱会负责人闻讯而来。

    “怎么回事,为什么要回沪市。”

    俩助理无辜道:“不知道呀,突然就炸毛了。”

    “什么叫突然炸毛,”负责人不满道:“你们说清楚点,她刚才怎么了?”

    助理:“刚才还好好的呢,聊着聊着,突然很难受的样子,建议她去医院,她却要回沪市,然后就把我们赶出来了。”

    另一个助理补充:“刚才秦总的样子特别可怕,从来没见她这样过。”

    她俩怎么都想不到,会是那条新闻导致秦宝宝心态爆炸,而秦泽的新闻对她们来说,只是八卦谈资,所以是聊着聊着,秦宝宝突然就暴走了。

    俩人都是一脸的黑人问号。

    其中一个负责人贴近门,仔细凝听,里面传来若有若无的抽泣哽咽声。

    演唱会即将开始,歌手突然撂担子,还是秦宝宝这样的一线歌手,流量女王,事后必然造成全国轰动。

    要是普通的明星,哪怕名气再大,敢这么干,娱乐公司分分钟让他知道谁才是爸爸。

    可撂担子的是秦宝宝,秦宝宝不是普通明星,她才是在场所有人的爸爸,哦不,妈妈。

    另一个负责人靠近,抬手欲叩门,被附耳偷听的同僚拦住,后者神色凝重的摇摇头,转而问助理:“帮她买机票吧。”

    “买什么机票啊,闪开,我去和秦总谈。”

    “演唱会怎么办?损失多大,也不好和观众交代。”

    那人没好气道:“谈什么谈,不让你们进去是为你们好,谈完直接让你们回家种田信不信。”

    顿了顿,“就跟观众们说,秦宝宝身体突发状况,送医了。演唱会取消。改退钱退钱,改赔偿赔偿,然后,你俩帮她买机票。”

    他猜测秦宝宝必然是遇到了什么伤心事,或是家事,或是其他的事情。

    把人赶出来一个人窝化妆间哭,这时候谁敢进去啊,嫌工资硌手不想要了?

    ......

    今晚,秦泽失眠了。

    被看他在王子衿面前稳如老狗,其实腿都软了,可是男人不能把软弱的一面展现在自己女人面前,他必须装出一副比老狗还稳的样子。

    在黄浦江边拥吻,携手进入酒店,在事实面前,嘴强王者的嘴炮功夫都不管用了。

    这是他不敢打电话给姐姐的原因,姐姐又不是智障。

    纵使你巧舌如簧,能让苏钰浑身发软,这时候也无济于事。

    可强大的求生欲又告诉他这样不对,应该做点什么。于是左右为难,失眠了。

    他想关机,又不敢关机,每隔十分钟看一次手机,却迟迟没有等来姐姐兴师问罪的电话。

    姐姐出乎意料的沉默,恰恰说明一切正滑向不可挽回的深渊。

    在秦泽和王子衿的恋情被曝光在网络上的半天时间里,手机叮叮咚咚响个不停,有大学同学的八卦谈论,还@了他,真是不知死活。要知道咸鱼大佬现在分分钟就能冲进财大,杀个七进七出,竟然在他面前哪壶不开提哪壶。

    再就是公司一些艺人的祝福短信。

    祝福你个头哦,老板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活到过年。

    再就是老爷子的,发短息说:曝出来也好,你是时候该做出选择了,感情的事,拖着终归不好,会耽误了她们。不管你怎么选择,都要对另一方有个交代。

    爸,我现在就想着怎么给您闺女一个交代啊。

    妈妈是最爱他的,高兴的打电话过来,言语之中充满了喜悦之情,大概是觉得儿子和女儿终于不会有苗头了,成功解决了一桩心病。

    秦泽只能是秦家的儿子,而不是其他什么奇怪的东西。

    对于妈妈高兴的表现,秦泽心里甚是悲哀,某种程度上甚至超过姐姐提着50米大刀杀回来的慌张。

    当一张牌摊开的时候,便如同多米诺骨牌效应一般,一张张的牌都会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妈妈的flag.....

    到凌晨一点,秦泽辗转难眠,思前想后,他起床出门,轻轻敲了敲王子衿的房门:“子衿姐你睡了么。”

    房内没回应,但几秒后,门开了,子衿姐憔悴的鹅脸蛋,默默摇头。

    “我就知道你没睡,特意过来陪你的。”秦泽说。

    王子衿把他推出门,语气疲惫:“你别进来,我烦着呢。”

    门关上,秦泽凄凉的站在门口。

    王子衿背靠着门,揉了揉太阳穴,心烦意乱中吐出一口浊气。

    她在想怎么和秦宝宝说,她有一肚子的腹稿,去年就开始准备了,等秦宝宝回来,她准备用自己灵活的舌头让秦宝宝心悦诚服。

    从白天到现在,王子衿在脑海里推演着“谈判”过程,猜测着秦宝宝的各种反应,自己该如何应对,如何制服她。

    最差的情况是闺蜜反目,为了一个男人和秦宝宝翻脸,委实有点不划算......

    所以她要避免这种情况。

    这种时候,王子衿要是有个“宇宙演算系统”就稳了。

    而明明有作弊神器的秦泽,此时已经一头乱麻,在房间里抽了根烟,又到客厅抽了根烟,这时,一个电话打进来。

    秦泽一激灵,飞快伸手掏手机,握住手机后,又顿了顿,深吸一口气,掏出来.....

    来电人:裴南曼!

    阿西吧!

    秦泽恨不得掏出十八厘米教少妇曼做女人,接通电话,没好气道:“有屁就放。”

    裴南曼挑了挑眉,“苏钰再我这里喝闷酒。”

    秦泽:“然后呢。”

    “然后?”裴南曼怒道:“你不是她男人嘛,她喝闷酒你说然后?你不会过来安慰一下?”

    啧,每一个省心的。

    秦泽疲惫道:“行行行,马上过来。”

    走廊深处的房间里,王子衿脑补着“战斗画面”,渐渐涌起困意,昨晚没怎么睡,体力又消耗巨大,她都有眼袋了,鹅蛋脸看着就特憔悴。

    即将入睡的刹那,铃声把她拉回现实。

    从枕头下摸出手机,瞄一眼来电人,霎时间,就像冷水泼在头上,她清醒了。

    嘤嘤怪!

本文网址:https://www.74zw.cc/53/53323/2763509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4zw.cc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