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9 诋毁

推荐阅读:乡村小医圣开个诊所来修仙星际预言家国师追妻:绝世废材八小姐被迫成为剑修之后法师乔安枭张千金魔门败类九天锅亏

    杨萍脸色浮现笑容:“很简单,回你的沪市去,既然分手了,就别再来。不是我不喜欢你,其实王家的人都不喜欢你,对吧,子宁。”

    王子宁哼了一声,表示不屑回答。

    他对秦泽毫无好感,甚至还有点讨厌,对秦泽的喜好全看表姐而定,表姐喜欢他,那王子宁就勉为其难的喜欢一下,表姐要是不喜欢他了,王子宁肯定就不给好脸色。

    秦泽沉吟片刻:“太果断了吧。”

    杨萍:“什么意思。”

    秦泽认真道:“不应该抽出一张空白支票,啪一下,甩我的脸上,然后说:只要你离开王子衿,上面的钱随你填。”

    杨萍先是一愣,然后更不屑了,嗤道:“你果然是看上我们王家的财势。”

    秦泽:“是啊是啊,子衿怎么说也是嫡孙女,给张空白支票我就走。”

    杨萍:“我没支票,但我妈有,王家也不缺这点钱。”

    “没支票你说什么哦,”秦泽翻了个白眼:“大学毕业没?有工作没?考试得过全校第一没?没赚钱没当官,自以为睡过几个男人,学了几手姿势,就当自己是大人了?瓜娃子,懒得搭理你,不照照镜子看自己几斤几两。让你家大人出来跟我谈。”

    说罢,他嘀咕着:“深井冰,跟个小屁孩哔哔了半天。”

    转身走远了。

    官二代了不起啊,要不是环境不允许,我现在已经吊打各路富二代,攀上各种大佬,来一个官路纵横。再配合系统那里的黑科技,诱导dang政跪舔。

    他丝毫不怕两个小孩子回去说他坏话,所谓日久见人心,他对子衿姐还是很了解的,她和自己在一起时,可以不顾家人的想法和看法,同样的,她如果和自己分开,也绝对不会是因为别人的造谣中伤。

    至于王家长辈,王妈妈他不知道,但和王爸爸有过一番女婿丈人间的细谈,那不是一个眼窝子浅的男人。至于其他长辈.....谁管他们呢,这年头就算父母也做不了主了,更别说亲戚。

    杨萍原地跺脚,尖叫道:“秦泽,你给我回来。”

    他显然不可能回来的,杨萍气了一会儿,扭头看见身边的表弟在抽烟,完全一副吃瓜的样子,顿时大怒,轻轻踢他一脚:“刚才为什么不说话,就看着表姐被欺负吗。”

    王子宁吐出一口烟,白眼道:“说来的时候说好的,就是来赶他走,你自己多事。不过二表姐,说真的,你别瞎搞,表姐和他怎么样,还不一定呢。就算没有秦泽,我感觉她也不会喜欢明诚哥的。”

    “你错了,表姐她就是恋爱经验太浅,被外面的花花世界蒙了眼,所以不懂明诚哥的好,等她受过伤,爱过,累了,就会发现明诚哥才是可以托付终生的人,你小时候不经常跟在明诚哥后面嘛,难道不喜欢他俩成好事?“

    王子宁挠挠头:“总感觉被你这么一说,明诚哥的形象瞬间就崩塌了,变成了备胎。”

    “什么备胎,这是历经波折后的爱情,是美好的。”杨萍反驳。

    男人和女人三观是不一样的,很多养着备胎的女人并不觉得自己的所作所为有何恶劣,甚至觉得很正常,正如男人觉得自己可以到处啪啪大保健,但梦想着能娶一个处子做老婆。

    拌嘴几句,谁都没说服谁。杨萍又怒了,“怂货,刚才怎么怂了。”

    王子宁不服:“我不是怂,我只是懒得和他说话。”

    “借口。”

    “你不知道,去年我和爸去机场接他们,见面时我也和你一样,各种找茬。然后他说:张灵看我不顺眼是因为她哥,你为什么?”王子宁回忆起来:“我没搭理他,你知道他怎么说的?”

    杨萍蹙眉摇头。

    王子宁一脸吃大便的模样:“为了部落!”

    “......”

    王子宁无奈道:“子衿姐这个男朋友吧,贱的很啊,你别指望在嘴皮子上占他便宜,他脸皮厚,占了也没用,看我,有前车之鉴的,懒得和他哔哔,看见就骂一顿,然后不搭理他。这样心里就很爽。知道爷爷私底下跟我妈说起他,怎么评价的吗。”

    王子宁特意顿了顿,“自负!爷爷说比他见过的任何一个年轻人都要自负。但凡了解他过往的年轻人,最多就不卑不亢,但爷爷就是从他眼里看到了那种没道理的自负。”

    挂逼当然是自负的,别人一套连招伤害过百,挂逼一刀999。

    王家老爷子在短短的交流中看出秦泽隐藏的自负一面,眼光已经很毒辣了。

    王子宁话锋一转,嘀咕道:“所以呀,你还在他面前张牙舞爪的,被瞧不起了吧,老丢人了。”

    杨萍:“......”

    姐弟俩调转车头,从门口到家里,光开车就得几分钟。

    到了家里,闲赋在家的王子衿坐在客厅陪王家的定海神针王老太爷说话,一家人基本都在,官做的越大,假期时间就越少。整个王家,过年期间还在外头工作的,只有长子王承赋。

    王二叔和王家女婿都不在,虽然不上班,但架不住待客厅会被王老爷子冷嘲热讽没出息。

    的确是没出息,王二叔中人之姿,俩女婿稍好,但仕途走的艰难,在王家这样高门大户里,不优秀就是最大的没出息。

    现如今就靠王老爷子撑着,可以预见,将来老爷子驾鹤西归,王家地位肯定要落一大截。

    其实不止王家,很多功勋家族都面临这样尴尬的境地。

    老子爬的太高了,鲜少有官二代能青出于蓝。王承赋其实已经算很出色的晚辈,他能守业。

    但王承赋之后.......王老爷子最大的遗憾就是孙女不是男儿身,更大的遗憾是她无心仕途。

    因为沪市那个年轻人,王子衿断了在京城走仕途的念头,想着以后嫁到沪市。

    “爷爷,你胃口越来越差了,去年我走之前,你还能吃点水果,现在碰都不碰。”王子衿轻声说,用牙签戳了一块切好的苹果,送到老爷子嘴边。

    王老爷子摇摇头:“年纪大了,牙口不好,胃口更不好,不爱吃这些硬的东西。”

    王子衿见机摘了颗葡萄:“那就吃葡萄。”

    王老爷子笑着接过,想起外头那个年轻人,心里一片阴翳。

    孙女自打回来后,精气神就没了,最初几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每天睡到中午吃饭才起床,却没什么食欲,饭桌上吃着吃着人就走神。

    每天面对自己强颜欢笑的憔悴模样,可把王老爷子心疼坏了。

    她这突然回家肯定是碰到什么事了,问她也不说,谁问都没用,就算自己问起,她也只是摇摇头,用“没事”两个字搪塞。姑姑小叔问的话,她甚至懒得搭理。

    她圈子里那群小伙伴也时常来窜门,都知道她失恋了,但问不出事儿。

    于是就脑补出了一场富家千金跟穷小子私奔,然后被人始乱终弃的流言,在某几个小圈子里流传甚广。

    缓了几天,脸色变好了,气色也恢复了,大家都觉得她已经从感情的波折中挣扎出来,但老爷子知道自个儿孙女眼里的灵气散了,平时说话,聊着聊着她就走神。

    并不是挣脱了,只是把事藏心里了。

    王老爷子要还是十年前的暴脾气,早就派人收拾那臭小子,就像当年他提着枪顶赵铁柱他爸脑门那会一样。

    隔了将近一个月,那小子总算来了。

    正想着,王子宁和杨萍进屋。

    王子宁一进屋,就麻溜的跑王子衿边上,谄媚道:“姐,我帮你把他赶走了。”

    王子衿面无表情。

    杨萍见状,立刻恶人先告状:“那家伙可狂的嘞,我们让他走,他竟然还不服气,说我没钱没势的小屁孩,哪有资格和他说话,让家里大人跟他说。”

    客厅里,大人们听的暗暗皱眉。

    王子衿假装没听见,低头,帮爷爷剥葡萄皮。

    王老爷子眯着眼,看不出喜怒。

    杨萍继续道:“他还让我给支票,说不给支票就不走。”

    王妈妈蹙眉:“他要支票?”

    小姑王灵燕呵了一声:“这眼窝子浅的呦,我就说吧,一个没根没底的小子,哪里配的上子衿,门不当户不对,能幸福?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

    最后一句是抱怨给王子衿听的。

    二姑王灵花瞪一眼女儿,道:“别瞎说,那孩子看着也不像这样的人。”

    杨萍大惊小怪的声音:“我可没胡说,妈你不懂,上次他来家里,当然要装的人模狗样的,现在和表姐闹掰了,表姐又不理他,就想着再从我们王家捞一笔好处。这种人哪有明诚哥好啊。”

    踩完秦泽再捧一捧张明诚:“明诚哥天天来看子衿姐,他倒好,现在才来,指不定是因为被人欺负了,终于想起表姐了。对吧子宁,你当时也在场的。”

    王子宁刚想顺着表姐的话接几句,恰好这时,王老爷子睁开眼,看他。于是下意识的缩了缩脖子,低声道:“你还不是你让他在外面站到明天的.....”

    王子衿猛的抬起头,盯着她。

    冷不丁的被出卖,长辈们目光看来。杨萍气道:“我就想试试他啊,谁知道他一点诚意都没有。”

本文网址:https://www.74zw.cc/53/53323/2866178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s://www.74zw.cc 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